•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法制

海南高院副院长夫妇被曝控制百亿商业帝国,当事人回应了!

时间:2019-05-14 14:27:11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   阅读:9   评论:0
内容摘要: 最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家慧及其丈夫刘远生,陷入了舆论漩涡。爆三样(ID:sdbaosanyang)注意到今年4月30日,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敲诈勒索案,被害者是张家慧夫妇——他们的“出格”言行被一名男子悄悄录制成音视频,并威胁要发布到网络上而索要钱财。因担心音视频公开带来负面影响,刘...

 最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家慧及其丈夫刘远生,陷入了舆论漩涡。爆三样(ID:sdbaosanyang)注意到今年4月30日,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敲诈勒索案,被害者是张家慧夫妇——他们的“出格”言行被一名男子悄悄录制成音视频,并威胁要发布到网络上而索要钱财。因担心音视频公开带来负面影响,刘远生答应支付200万元了事,并三次转账50万给涉事男子。案情一经曝光,舆论场哗然:高级法官丈夫“吹牛显摆”的高调言行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真相?

  爆三样注意到,在媒体的报道中,有多位知情者举报称,张家慧是“中国法院系统史上最富有的法官,身家至少200亿”。记者调查发现,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张家慧已被庞大的家族企业簇拥——其夫刘远生通过直接持有企业股权,以及通过张刘双方亲友、商业伙伴担任相关公司投资人、高管,掌控着庞杂的利益链,构建了价值超百亿的商业帝国。

  高院副院长丈夫回应被敲诈:对方恩将仇报,已多付200万

  据红星深度报道,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检察院一份编号为“渝万州检刑诉〔2018〕841号”的《起诉书》显示,2014年6月,易真武与其哥哥易双全共同出资,以万州区荣文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荣文公司)名义,承接华君大酒店劳务工程,标的额为人民币1907万余元。2017年11月9日,易真武与被害人、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刘远生等人经多次磋商、结算,确定工程结算款共计2260万元,并签订结算协议。

海南高院副院长夫妇被曝控制百亿商业帝国,当事人回应了!

  涉事项目“华君大酒店”。

  2018年1月,劳务工程款结清。同年4月,易真武以工程款未结算清楚为由,将曾经悄悄录制的刘远生疑似“吹牛”的不当言论音频和作为具有公务员身份的刘远生妻子打麻将的视频邮寄给刘妻,以在网络上发布该音频、视频进行威胁,索要钱财。

  刘远生观看音视频后与易真武谈判,同意给付200万元,并于同年5月30日通过银行转账支付给易真武50万元。之后,刘远生报警,称屡遭敲诈。易真武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刑拘。

  在4月30日的庭审现场,易真武坚称,他给刘远生的妻子邮寄音视频材料等并非敲诈,而是想借此讨回尚未结清的工程款。

  对此,刘远生回应称,在该项目中,万州区荣文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应得的劳务费,是之前该公司与广西壮族自治区冶金建设公司劳务合同约定的1907万余元,再加上因工程变更或增加而产生的105万元。2017年11月,《结算协议》中约定的2260万元,实际已多支付200多万元。

  对于易真武为何会偷录音像资料?刘远生称,“华君大酒店”项目施工前,易真武为获得工程签证、进度款拨付、工程变更等方面不当利益,曾向广西壮族自治区冶金建设公司该项目负责人罗某华行贿35000元,“因事情败露,易真武无法实现其非法目的,所以怀恨在心、偷录视频”。

  在庭审时,易真武曾称,录打麻将视频是为炫耀。

  据刘远生称,2014年,易真武到工地后便开始偷录音视频。但直至工程结算和各项款项基本付清后,才拿出音视频材料向其索要巨额款项,“也就是说,他从最初来到海南开始就在为敲诈做准备。”

  关联超35家企业、资产或超200亿,起底法学博士夫妇的官商“二人转”

  上述案情曝光后,引起舆论场哗然:高级法官丈夫的高调言行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真相?

  看看新闻提到,公开资料显示,刘远生系北京大学法学博士,现任第七届海南省政协常委、第七届民盟海南省委副主委。

  张家慧获西南政法大学法学博士学位,现任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分管民事诉讼)、海南省女法官协会会长。

  检索夫妻二人履历,1990年1月至1992年8月,他们都曾在四川省万县市中级人民法院(现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担任法官。1992年底又一起远赴建省不久的海南,在海南省海南中级人民法院做法官。

  2012年6月,张家慧拟任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党组成员,当年7月正式被任命为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丈夫刘远生却在法官的道路上没有走多远,止步于海南中级人民法院助理审判员职务。海南法院系统资深人士透露,刘远生因犯错误被内部劝退,下海成为一名律师,做过海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顾问;然后投身商海创办企业,成为多家企业的董事长或总经理;先后担任第三届海南省人大民族宗教工委委员,第四届海南省政协委员,第五、六届海南省政协常委,第五、六届民盟海南省委副主委;海南省监察厅特邀监察员。

  经商后的刘远生仍不忘法学研究,以法学专家身份游走海南政界,建言献策。公开资料显示,刘远生和妻子张家慧在学术上多有合作:2005年合著《我国民事证人出庭制度相关问题之检讨与思考》,刊载于《人民司法》杂志;担任《天涯法学论坛》编辑委员会的主编、副主编,2016年12月在中国检察出版社出版合编的《天涯法学论丛(第三卷)》。

  “不仅在学术上合作,他们还司法搭台、商业唱戏,演绎了精彩的官商‘二人转’。”一名不愿具名的来自海南的举报者告诉记者,刘远生、张家慧多年来共同在张家慧履职的势力范围、张家慧老家重庆市万州区、刘远生老家近邻地四川省泸州,编织了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

  记者查阅工商档案发现,刘远生旗下以及关联公司目前初步统计至少35家。其中,刘远生直接持股的公司5家,由刘远生、张家慧的亲属、朋友持有的公司多达30家(包括3家境外离岸企业)。这些公司最早成立于1995年8月,最近的成立于2018年12月,注册地域分布于海南、重庆、四川、北京、香港和英属维京群岛。

  刘远生的身影多次隐现在其中很多公司的股权结构里,而后又悄然隐退。和刘远生做了7年生意伙伴的深圳商人、原重庆雷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李善杰表示,刘远生曾多次讲到其原来成立的很多公司,十多年前起都逐步由亲戚、朋友代持了,“他在拿下重庆雷士房地产公司股东吴恋60%的股份时,也想照这个方法将股权登记到别人名下,我坚决反对,他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在雷士地产当上了显名股东。”

  据看看新闻记者多方调查,在张家慧、刘远生庞大的家族企业群出任控制人或高管的,主要有张家慧的哥哥张家平、二姐张家华,姨侄贺府、刘磊;刘远生的胞弟刘义珊、弟媳牟珍琼,胞妹刘亚丽、妹夫王健,以及牟珍琼的弟弟牟成斌、妹妹牟友群夫妇等;还有刘远生长期的商业合作伙伴肖洪有、黄健明,张家慧早年履职海南中院时的一位领导之子蓝天等。

  庞大的“亲友团”通过交叉持股,成立了大量关联公司,产业行业涉及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酒店、旅游、商贸、影视、金融、酒业、医疗、现代农业、咨询服务等板块。

  记者统计这些家族企业,发现其中许多显示出共同的住所:海南省海口市丘海大道56号水云天小区,以及共同的对外公开联系方式 0898-68683237,510737239@qq.com。刘瑞君、蓝天等人还同时在多个公司任职。而且,这些企业的注册地点、成立时间,和张家慧的履职经历高度吻合。其中,张家慧1992年至1997年在海南中级人民法院任法官期间,刘远生就成立了一家公司,开启商业之旅。1997年至2005年,张家慧调任洋浦经济开发区中级人民法院任法官期间,刘远生持股的企业及家族关联企业达到10家。2005年底,张家慧上调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后,成立的家族企业数量更是井喷,达到24家。

  一名深谙财务的举报人告诉记者,张家慧、刘远生夫妇身后的这些企业总资产保守估计至少200个亿。李善杰也说,刘远生在和他交往的几年里多次表示自己实力强大,资产不下300亿,“在易真武敲诈案中他称这个是他的显摆炫耀,但我认为吹牛的成分不大,他那些资产实实在在摆在那里”。

  当事人回应200万元借款:上班后查

  据澎湃新闻报道,5月11日下午,刘远生回应称,报道中提及的人中有个别确实是亲属,但他表示,他们都是独立的市场主体,独立依法享有权利、承担义务。

  李善杰向记者出示的重庆雷士地产《借入公司资金明细表》显示,注册地在水云天小区的明日香旅业等公司,自2012年6月到2015年11月共计借给雷士地产近2亿元。记者注意到,其中有一笔200万元的借款来自张家慧本人,李善杰称刘远生曾口头约定每月收取5分利息。

  张家慧是否曾借款200万元给雷士地产?刘远生回应澎湃新闻称,“待上班后查。”

  爆三样还注意到,11日下午,在易真武敲诈勒索案中刘远生的委托律师王万琼发表声明,称“对刘本人及家人目前正在遭遇的诽谤、诬告及名誉侵权提供帮助”。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作者任何看法,请读者自行辨认。本站客服QQ:2078565649
Powered by OTCMS V2.76